范延光幼年贫贱,偶遇江湖术士张生,张生很笃定地对他说:“你日后必定成为出将入相,富贵至极!”

范延光后来真的当上了天雄军节度使和中书令(中书省长官、宰相),因此特别信任张生。

范延光曾经梦见一条小蛇从肚脐眼钻进肚子,他询问张生,主何吉凶?张生答道:“小蛇入腹即为龙,是帝王之兆啊!”范延光从此起了非分之念。

天福二年(公元937年)六月,范延光生病卧床十来天,天雄左都押衙(左大营总管)孙锐孙锐暗自招来了澶州刺史冯晖,合谋力促范延光扯旗造反。范延光想起张生说过的“帝王之兆”,便公开与后晋朝廷决裂!

接到范延光谋反消息时,后晋太祖石敬瑭正筹划迁都到汴梁。宰相桑维翰鼎力支持,对他说道:“汴梁北控燕、赵,南通江、淮。是水陆通衢,调用物资十分便利。如今范延光谋反的迹象十分明显,汴梁距离魏州不过十个驿站。如果魏州真的发生变故,平叛大军倏忽而至,能够迅速敉平!”

石敬瑭借口洛阳的漕运出现问题,所以到汴梁东巡。

滑州节度使符彦饶也派信使奏报:范延光叛军前锋抵达黎阳,请朝廷迅速发兵抵御。

石敬瑭一面派遣大臣李守贞去范延光那问罪,一面命令近卫军护圣营总指挥(护圣都指挥使)白奉进率领一千五百名精锐骑兵到白马渡巡察戒严。同时,把范延光留在京城的儿子范守图发遣到御史台监押。

他还赐给符彦饶一对御前令箭,加强符彦饶的威信,以便防范反叛的范延光。

紧接着,他任命洛阳巡察司令(洛阳巡检使)张从宾担任魏州征剿军团南面司令,派近卫军总司令杨光远率领一万大军去滑州,准备征剿范延光。

不久,白奉进上奏说:“捉住了范延光叛军中的一名军校张柔,经审问得知,范延光派遣澶州刺史冯晖为总司令,孙锐为全军总监。”

石敬瑭看了白奉进的奏章后,对侍臣说:“朕虽然德行不足,拙于谋略,但和范延光相比,似乎还略胜一筹。他竟然让冯晖和孙锐带兵,太过儿戏了。这两人被生擒活捉不过是旦夕之事,怎么可能抵抗朝廷,成为朕的祸患呢?”

范延光派遣天雄大营将领王知新携带奏表到汴梁,石敬瑭把王知新拘禁起来不见他。他正式任命杨光远为魏州征剿军团总司令,张从宾为副总司令兼各军军法总监,昭义节度使高行周为魏州征剿军团西面司令。

不料,张从宾被范延光拉拢,接到任命的当天也背叛了朝廷。他和范延光一起,杀死了石敬瑭的两个儿子,河阳节度使石重信和洛阳留守石重乂。

安州此时也发生兵变,战区节度使周瑰被部下王晖在官邸杀死。

各地叛乱的紧急公文每天数次送到石敬瑭的案头,跟随石敬瑭的人无不心中忐忑恐惧,只有宰相桑维翰从容应对,筹划调兵遣将;接待各级官员时,和平常无二。大家看到他如此镇静,也渐渐安定下来。

七月,张从宾攻打汜水关,杀死了汜水关巡防司令宋廷浩。

石敬瑭在汴梁待不住了,亲自穿上全副戎装,准备率领部分轻骑兵逃往晋阳(太原)避难。桑维翰苦苦劝谏说:“虽然现在反贼的军势很盛,但是刚者易折,盈不能久,请您再耐心等待两天,不要轻易放弃汴梁。”

契丹往事番外篇26

贩史者每日更新,感谢各位读者大大关注,期盼留言指教!

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告知,立即删除!

参考书目: 欧阳修 《新五代史》 薛居正等《旧五代史》 司马光等《资治通鉴》

首页体育